校庆倒计时:
0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我与东电 > 正文

我和电53秋班

【作者:王静茹 | 发布日期:2019-09-06 】

我是变电53秋班毕业的学生。我家住齐齐哈尔市,19458月,光复后就由解放军、共产党接收,因此是老解放区。19482月,我在初中二年级时,为响应党的“参军、参干”号召而参加了革命。本来要参军,但因个子太小,还没有枪高,所以就让我参干。经过半年会计训练班学习之后,就分配到东北工业部做会计工作。当时一律为供给制,每月发3元钱的津贴作零花钱。全国解放后,我才17岁,组织上要培养我上大学,先经过工农速成中学,然后保送上大学。我由于家庭生活困难,不能长期念书,因此我选择了上中等专业学校。列宁曾说过一句话:“什么是共产主义?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全国电气化”。我觉得学电,能符合列宁的指示。于是在19512月我选择了长春电机高级职业学校(东北电力大学的前身)。当时,入学不考试,只要报名即可入学。学校是一个三层小楼。在开学典礼上新生代表刘桂五同学讲话时说:“一楼吃饭,二楼上课,三楼睡觉”。这是当时我校校舍情况的写照。那时,学校只有三个专业:送电、发电和变电,学制3年。分班按考试成绩,成绩好的男生分到送电班,其次男生和少数女生分到发电班,我因考试成绩差,被分到了变电班。但是我并不气馁,刻苦努力学习,成绩不断上升。

前排左一为作者

前排左一为作者

我在校学习期间,因来自革命队伍,二年级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当时学生党员人数极少,所以被选为班长兼团支部书记,并兼校团总支委员。我主张学习上要互相帮助,于是班里组成4人为一组的学习小组。课后就把课桌并起来,4人一起学习、做作业。效果很好,全班成绩不断上升。另外,我班在学校的各项活动中起到模范带头作用,例如在灭鼠活动中,我班打死的老鼠最多,被评为灭鼠模范班。学校开运动会,我班参加的运动员最多,参加项目最多,得奖最多。而且,我班贾福民同学还创造了百米11.6秒的我校记录,并保持了十多年,我班被评为运动会的先锋班。在短短两年半的学习期间,我班先后获得了8面奖旗。被学校公认为先进班级。

由于我的进取和努力,毕业时各科成绩全是5分(当时实行五级分制,5分为优秀、4分为良好、3分为及格、3分以下为不及格),以全5分优秀成绩毕业的人是很少的,也正因此而被留校当老师。1953年秋毕业留校后,我被送到东北工学院深造2年,1955年秋回到我校任教。1959年国家科委在全国招考留苏副博士研究生60名,吉林省录取2名,我有幸被录取,离开我校到北京外国语大学学习俄语一年多,由于中苏关系恶化,而未能出国留学。重新分配工作单位,我因热爱教育事业和对我校的感情,要求分到我校电力系从事教学工作。

变电53秋班毕业留念,前排左一为本文作者

  1973年电力部指示要我校创办继电保护自动化专业,学院要我负责与陈永琳、李传伦等三人筹建继自专业。我们人员少、任务重、时间紧迫,边制定教学计划、教学大纲,边聘请教师、编写专业课教材,很紧张地忙碌了好几年,总算使这一新专业初具规模,1975年招收第一届学生。现在这一专业已与电力系统自动化专业合并。继电保护自动化专业的历史虽然只有20多年,但其培养出的出类拔萃的学生却数不胜数。例如:曾任国电集团总经理(副部级)的朱永芃、我校原校长穆钢、原党委书记张连斌、现任党委书记李国庆、中国电监会李泽(司局级干部)等优秀毕业生。继电保护自动化专业在我校的发展史上有其光辉的一页。

我一生在学校主要从事教学工作,直到198955岁离休。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当一名又红又专的人民教师,由于我的教学效果好,深受学生的欢迎和好评,离休后又被电力系返聘5年;之后又被函授部聘请10年,直到70岁才脱离了教学工作,被子女接到北京养老。在几十年的教学工作过程中,我曾讲授了电力专业大部分的专业基础课和专业课。例如:为本科讲授了电机学、继电保护、电力系统自动化、远动化;为专科讲授了工业电子学、电力网、发电厂电气设备、供用电等十几门课程。

我在政治上是积极上进的,15岁入团,18岁入党。年青时一直兼任教师团支部书记及团总支委员。年长后,一直兼任教师党支部书记兼党总支委员,离休后曾任离休干部党支部委员。纵观自己的一生,是奋斗的一生,战斗的一生,乐观的一生。终于实现了自己的诺言:“把一切献给党”,“把一生献给电力教育事业,献给东北电力大学”。为此自己感到非常的欣慰。

后排右一为本文作者

(作者:王静茹,1953年毕业留校任教,教授,曾任电力系教师党支部书记、党总支委员等职,现已离休。)


版权所有:东北电力大学党委宣传部
地址: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长春路169号